安卓下载

扫一扫看盟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看盟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
杂思几感

时间:2018-06-19 19:28:43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 看盟文学
作者: zs病年

 

黑夜的大幕遮掩天空,初近夏季的雨尚未有那么频繁,笔者坐于木椅之上,倾听着窗外的簌簌雨声,杂虑思绪颇多。

 

流传千古的诗句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让人惆怅的。

南朝四百八十寺,所呈现出的是悲,是岁月的力量,慢悠慢悠中的恐怖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,笔者认为这句诗应该写为半缘修道半缘仙,这样更显得飘渺一点。

一个修道之人盘坐于布垫之上,紧闭双目,香炉中阵阵青烟抚过一袭白衣上,后面有着一副空白画轴,屋外有着一株参天古榕树,以及石桌上未收拾的象棋子···等等之类的,这样的清闲画面不是更好吗?

但,人,何为人?

是不近人间烟火的吗?

于是经过郑重的思考过后还是觉得后面那个“君”字更适用一些。

诗的最高意境为“空”,此空字易可理解为“不表达”,比如千山鸟飞绝,万径·····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,意为千山万岭不见飞鸟的踪影,千路万径不见行人的足迹。一叶孤舟上,一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渔翁,独自在漫天风雪中垂钓,此诗所表达的就是这些,所理解出其它更高深意味的不过是它人的思考。

《滕王阁序》 这是很经典的骈文,可以说这里面有很多人年轻的影子。

有很多人看过很多讲人生哲理的文章。

然后……

明天,一如继往。依然是碌碌无为的日子。

曾经笔者偶然识得一位国学大儒,至于怎么认识的这一过程,就不多做解释了。

由于这句话对笔者的影响较大,所以笔者虽不是其学生,但亦想称其为老师,曹老师生于20世纪那个动乱年代,同时也是一个信仰更替的时代,岁月与战争的沉淀让老人家总古板着一张脸,若现在要解释哪双眼窝凹陷,眼底干涩,双眼深黑如墨般,所呈现出的是什么的话,笔者认为哪是一个字;

“问”

几千年的民族为什么差一点就将汉字给废掉,并且里面还有笔者敬仰的鲁迅先生参与,汉字,这是中国人血脉里的东西,为何却在那个年代让当时的文人那么痛恨,这不是个人的错误,也不是几千年渊源传承汉字的错误,这是时代的更替,而所必然要所有颠覆的其中之一。

前几天,九十多岁的曹老师已故去。

这句写在他书房挂帖上的话为:

这世界上有一个字,叫呵,

这世界上有两个字,叫呵呵,

这世界上有三个字,叫呵呵呵。

笔者不知为何这句话所蕴藏的意味那么的伟力不凡,当时让得笔者心头一震。

仿佛与之道教祖师的“天道不仁,化万物为刍狗”的寓意相似。

道教祖师“老子”(李耳)的这句话,能够总结古之千年万年,更能总结未来的无穷变化,就算亿年后没有了人类,但只要是有高等生命的地方,便就是一句天道至理。

曾在某一刻,笔者曾看见曹老师只剩下皮包骨的手掌,摸向嫩绿的树叶,但在空中停顿了不知多久,却是放下,不知曹老师当时想的是什么。

当你走出了这座山,当你跨过了这座海,当你接触了那么多的人与物,你会变得那么的喜爱太阳,却只能在黑夜哪漫无边际天空下,独处于小屋内渴望。

又岂知!黑夜是恶魔的眼睛,在它的窥视下,人类所有的秘密,显得那么的廉价,我们的所有被它予取予夺,是不敢正视自身,还是所经历的磨难太多,我们总是不能在照耀身躯的阳光下,让它渗入我们的身躯,将本就糟糕的命运交给它。

哪怕,你有着千年的寿命,所依持你生存于这世界上的是什么,两字;

“信仰”。

……

独行人市逢风冷,

絮雨临坠直湿头。

抬望高楼叹身矮,

气寒杀耳只裹衣。

 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看盟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看盟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深度阅读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优美散文
  • 抒情散文
  • 爱情散文
  • 经典散文
  • 伤感散文
  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