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看盟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看盟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
我的母亲

时间:2017-05-12 15:14:42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
作者: 菲儿

母亲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,也是我最爱的人。

我的母亲出生在河南一普通的农村,我姥姥有五个女儿,其中母亲是最小的一个,自然也是姥姥和姥爷最疼爱的一个。在当时那个六十年代,农村家家生几个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,只要能养的起。还好我的姥爷当时在航运水利局工作,家里还分得一些土地可以种点粮食和蔬菜,在农村相对来说条件还是好一点的,有着一点收入,也就能负担得起家庭。我本身还有一个舅舅的,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舅舅早就死掉了,我是去年才知道我原来还有一个舅舅,当我问起此事,看到了母亲可怕而又忧郁的眼神,她撅起嘴:“妁道!”(家乡话,形容话多,大嘴,说了不该说的话)她翻了个白眼责骂我,“问这么多干嘛?”我知道我问了不该问的,也就闭嘴了。不过这一年来我一直很好奇:为什么母亲不愿提当年的事呢?舅舅是出生就夭折了嘛?是三年大饥荒饿死了嘛?跟家人不合离家出走了吧?

我的母亲没有念过几年书,连小学都没毕业。听我母亲说她上学那时候情况比现在差远了,经常上两三天就放假一两天,学着玩着,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东西,现在的情况好多咯,可以好好学习……母亲又开始跟我唠叨起来。然而在我看来,那个时候比现在有意思好玩多了。母亲放学后还可以约上同村的小伙伴爬麦垛子,爬玉米堆,逮蟋蟀蚂蚱,去沟边捉鱼,跳皮筋,玩石子……我母亲在小学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东西,也就比那些没上学的多认识几个字,还会点数学。我四个亲姨都没有念过几年小学,数我母亲念的时间还长一点,母亲在家经常要算账,需要点清数目,这就需要发挥她所学习的知识。母亲加减还可以,乘除就不行了,遇到大些的数字就更加头疼了。我在家时,她经常叫我:“儿子,过来帮老妈看一下,这怎么算的不对啊!”我不在家时,她就经常喊我父亲和小妹,我父亲大专毕业,小妹在读高中,都比母亲学历高,算起数来也不马虎。

母亲小学没念过几年就辍学了。在河南农村,有很多孩子跟我母亲一样,受教育水平比较低,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小学或者初中没念完就辍学了。我小的时候暑假就经常去姥姥家,与村子里的同龄人一起玩耍,他们都辍学了,只有我还在镇上读书。母亲和大多数的小孩一样,辍学在家干了不少农活,学了不少技能。认识农作物,种地,养猪,放羊,做饭,缝衣服,织毛衣,绣花,打棉花,打麦秸秆,晒小麦玉米等等。母亲缝衣服的技术是一绝,她能把破开的衣服缝的不显一点痕迹,最主要的是她把衣服反过来,从里面上线缝的。拿出一根比头发丝还细的线,用舌头舔一口,再用嘴唇呡两口,穿上线后打个环,把口子两处撮撮,撮紧再缝,穿了好几针眼。我小时候经常因为贪玩不注意,裤裆常常叉开个大口子,母亲就在煤油灯下一针一针的缝,动作太快,我常常不知道穿了多少针。今年,我的外套又破了,手臂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我在学校自己动手缝了缝,结果很难看,我想起了母亲,她的技术比我好多了。我决意把外套带回家,让母亲亲手缝一下,我知道离家半年没见母亲了,母亲很愿意为我缝衣服。果然,我暑假穿着外套回家了,母亲见手臂处破了,急忙说道:“哎呀,我的宝贝儿子,衣服怎么破了,赶紧脱下来,难看死了。”我把外套脱下来之后,母亲是准备扔掉的,但我不乐意,母亲无法就只好说:“我给你缝缝吧!”我坐在她旁边,看她认真缝衣服的样子。她老了,是的,她穿了两次线还没有把线穿过孔,最后是我把线穿上去的。她缝衣服的速度也没有之前快了,缝几针就要翻面看看缝的准不准。“我老了。”母亲突然冒出一句。“老妈一点都不老”我笑着答道。“哦!”她叹了一声,“以后不要再把衣服穿破了,破了就买新的。”“这不是还有你吗?破了你缝嘛!”“我老了。”母亲又说道,“以后找个会干家务活的女朋友给你缝吧!”我愕然:“啊?这个,还没有呢,咱们家里穷,大学那些女孩子看不上咱……现在上大学的女孩子都不会干家务活,妈,找个女朋友缝也没有你的技术好啊!”母亲会意的笑了,我也笑而不语,静静地看她缝衣服。

我小的时候比较贪玩,这和大多数孩子的天性一样。我经常外出和小伙伴一起玩到天黑才被母亲叫回家,经常被痛骂一顿。有一次,我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了,我私自和一个同学去镇上的游戏厅,不知道在哪搞了一个游戏币,我把游戏币投进游戏机入孔口,之后开始玩了起来。不知何时,母亲进来了,她是悄悄进来的。当我看到她时,她已经在离我不到一米处。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,她把我从游戏厅拽了出来,一直从街上的游戏厅拽到家里,一路上这么多人看着当时感到好丢人啊,母亲还这么大声责骂我,我的耳朵都快被拽掉了,那一次的母亲活活像个泼妇骂街,一点都没有教养。不过自此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去过游戏厅玩游戏。她总是喜欢那么管教我,因为我的父亲脾气比较好,又天天需要上班,也就没空管我,这就跟母亲“钻了空子”。我喜欢看电视,但她是不允许的。我上小学的时候,一天之内看电视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,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可以看看,晚上写完作业可以看看,没有看多长母亲就要催我睡觉了,我也实在是困了,就睡觉罢了。

母亲的厨艺很好,做饭很好吃。什么红烧排骨,鸡肉汤,蒸鱼,炒菜,油饼,麻叶子,面疙瘩,多味馒头,辣豆都难不倒她,并且母亲做的有滋有味。我最喜欢的是母亲做的手擀面,先把面提前擀好,这是个技术活,因为我曾经自己做过,不过擀的好难看,还经常沾在擀面杖上,需要一次次把它弄下来。不过母亲自小学的不一般,还能把面缠在擀面杖上绕几圈擀,还不沾。原因在于她每擀一次就撒点面粉,抹均匀,就跟饺子皮一面抹上面粉效果一样,就不会面皮沾面皮。这样擀出来的面条有劲道,很好吃。开始做的时候母亲先放点油,待油热过一遍之后,再放葱花,生姜,大蒜与西红柿,这算是葱姜蒜都俱全了。先爆炒一遍,放点盐,酱油,十三香,再翻炒几遍,之后就可以兑水了。等水烧开后再放面条,我喜欢吃鸡蛋,所以只要我在家,母亲就会在面条快熟透之时,放上蔬菜,再打上两个碎鸡蛋。等起锅时,一份热腾腾的鸡蛋手擀面就做好了,那叫一个美味啊!自从我初中离家上学之后,我吃遍家外无数类型的面条,再也没有吃过这等味道——来自家乡母亲手擀的味道。所以我常常在大学跟同学唠叨:“学校和校外的面条,真是难吃!没有一点特殊的味道在里面!”

母亲还会做辣豆和辣疙瘩。辣豆就是黄豆先煮一遍,之后晒干掺着辣椒和盐,香油等,偶尔还会放点西瓜。市场上有卖黄豆酱的,跟它差不多,但市场上没有放西瓜一起做的辣豆,只有我家有。辣疙瘩就是类似于白萝卜的辣疙瘩切成很细很细的条,比切土豆丝还要细五分之一,之后开始腌制。这两种都是夏天开始准备做起,等仲秋时节,就可以吃了。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早晨常常没有菜吃,母亲喊到:“去拿点腌好的辣豆和辣疙瘩。”我就会飞快的拿上碗和勺子,打开坛子盖,挖起来。“多挖点,盛满。”母亲经常吩咐道,“多吃点,怕不够。”我有时候去亲戚家窜门,母亲就常常给我带点辣豆和辣疙瘩,让我带给老家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,姑姑,姨父等。有时候他们还“不请自来”呢,走的时候特地带走一些,说是家里的孩子嘴馋了。

我小时候的生活条件不太好。正如之前所说的,早晨常常没有饭菜,还好母亲事先准备了腌制的菜,可以就着馍一起啃,再喝点稀饭,也就饱了,我吃了有七八年之久。后来母亲不做辣豆与辣疙瘩了。一来是麻烦。二来我上高中了,小妹在上小学。“需要吃点营养的,对脑子和身体好。”母亲是这样告诉我的。我是2009年上的高中,那一年我刚14岁。我刚读高中那会,家里面就我父亲一个人有工作,母亲十余年前在国企改革中被迫下岗,没了工作,只有父亲的工资每个月一千多块。家里面一个人负担不起我和小妹的基本生活费,母亲就开始在镇上找活干了。刚开始是给裙子缝花纹,因为母亲缝衣服的技术好,能干这个活,不过赚的钱很少。因为父亲要上班,她还要忙家务,还要照顾在家上小学的小妹,一周大约可以缝三四件,只有五六十块,还熬的眼疼,母亲视力出现下降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。后来就没有干,母亲又去粘木板,不过厂里的环境恶劣,粘一个木板只给一块钱,还要天天站在那里干活,不像给裙子缝花纹,可以把东西拿回家,缝好后再送到街上。也就没有干多长,母亲就不干了。之后母亲就找到了一个长期的活——在镇上饭店里打杂,管两顿饭,早上去,晚上回来。之前一个月有一千块,后来我上了大学她的工资一涨到了一千五。母亲说经常爬楼梯好累,我劝母亲别干了,太累了。“现在忙忙,家里没钱干点活能给你点生活费,等你大学毕业了就不干了。”每当我劝母亲:“你歇着吧!”“等你大学毕业了就不干了。”母亲总是那么固执,一直唠叨这一句。我在县城上的高中,一个月放假一次,每次放假回家,我会经常路过母亲打工的饭店,跟母亲打声招呼,她的宝贝儿子回来了。母亲总是在这个时候露出笑容,先跟我唠叨几句,之后给我钥匙让我回家,让我晚上等着她回去。我常常晚上十点还见不到母亲回来,父亲倒是看的很开,看完电视倒头就睡,毕竟明天还要早起做饭上班的,自从母亲在饭店打杂之后,早饭就交给父亲了。有时候晚上将近十一点我才听见家里的狗和猫在叫,我知道是母亲回来了。我比家里面的狗和猫聪明,我是看到有光在大门前晃着闪着,那是母亲的手提灯。母亲从小怕黑还怕鬼,我小时候母亲去厕所还拉着我,让我在厕所门口等着她。有时候她会忘记拿家里的手提灯,不过她会把饭店多余的灯拿过来先用着,照路。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开门,然而我是没睡的,不见到母亲回来我是不睡的。母亲总会问:“你怎么还不睡啊?”“睡不着。”“赶紧睡吧。”“哦,你也赶紧睡吧。”

2012年高考结束,意味着我毕业了。母亲很是激动,非要到镇上的公交车站接我。母亲和父亲等了好长时间,天都黑了。放假的人太多不好挤公交,我又没有手机可以随时告知他们具体的方位,他们就在车站上苦等。父亲推着车子拉上我的行李,母亲顺手买了西瓜,我们三个人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。回家第二天,母亲还要去镇上打杂,走之前她叮嘱父亲中午要买点肉。这二十年来,我们一家四人很少吃到肉,父母太节俭了。只有三种情况我们家才买点肉吃:第一,家里来了亲戚。第二,遇到特殊日子,比如说过年。第三,每隔一段时间我放假回家。除却这三种情况,父母再也没有吃过肉。进入大学之后,我倒是在学校”偷吃”了不少。母亲经常在电话那一头说:“多吃点,长身体。”

“你怎么办?”一大早晨,母亲就问我。这一天是我高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天,我收到了短信通知,考的很差,只是个三本。“想上就继续上。”母亲见我低下头,继续说道。“三本学校这么贵,家里哪还有钱啊,我留级吧!”“只要愿意上,就是借钱也要供你上。”“我留级吧,过了三本线留级学校不要钱。”“想复读也行,自己看着办。”母亲没有怪我,自从我上了高中以后她就很少责骂我,但那天我却一直低着头,不敢直视母亲的眼睛,我想她的眼睛是湿润的。不过还好,复读一年后我考的还不错,是个一本。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是见到街坊邻居就夸我,说没有白复习。是的,我的的确确让她高兴了一段时间。“你的孩子真聪明,学习这么好啊!”街坊邻居夸道。“都是他自学的,我们都没管过。哎,就是苦了他了,多上了一年。”母亲又感慨道。“考上就好。”我补充一句。

今年暑假,母亲辞职了。她说我暑假回来了,也就不干了。“我开学你还去干嘛?”“到时候再看吧”母亲说。我暑假在家呆的时间并不是太长,还不到一个月。转眼就要大三了,我想做点其他事。“我想去成都学习。”我说到。母亲一愣,把碗放下:“成都在哪?去那干什么?”“去那学习,报了一个研修班。”我认真的回答道。“哦,学习啊,那去呗!”母亲边喝稀饭边说,“需要多长时间?多少钱?”“五天,给一千块钱吧!”“这么多?”母亲有点惊讶,“让你爸给你好咯!我没有这么多钱啊!”“嗯,学习啊,我给你出。”父亲插句话。

其实,暑假不光去成都学习,把我想去成都的意愿说给我母亲听之后,我又想去北京一趟,我报了一个北京游学,被录取了。我没去过,想去看看。母亲最后也同意了,又给我添了一千生活费,还说不够的话打电话。但母亲是“誓不罢休”的,她口头答应了我外出三个星期就回来,然而才刚过一个星期,结束完成都的学习之后,她就让我回家。还不止一次,前后有四次。“你真的要去北京吗?学完了还去北京干嘛?赶紧回来吧!”母亲一直在电话那头唠叨。我自然是不会回去的,我都已经被录取了,并且分好了游学任务工作,不能放队友鸽子。母亲的执意逐渐被我消磨掉了,她也就不再唠叨我,只希望我活动结束以后尽快赶回来。“等着你回来搬新家呢!”母亲念道。

在天津的时候出事了,是的,天津塘沽发生大爆炸,我赶上了世界头条新闻。那个深夜,我和其他七个队友借宿在塘沽一个网吧。因为徒步走到了深夜,实在找不到地方住宿,我们就只好去网吧凑一晚,明天继续前行,也正是因为没有继续往前走,才使距离爆炸中心还有点距离——六公里左右。当时整个楼都在晃,窗户吱吱的发出刺耳的声音,窗帘在那怒抖,一针一针的好像受到了什么冲击波的影响。“好像地震了。”不知谁在人群中叫了一声。之后大家都从二楼跑下来了,跑出门外。我当时的第一念想就是想起了我的家人,我在外漂了将近三个星期,而我快死的时候却不在父母身边。我想,如果其他人跟我经历类似的事情,也是这样想的吧!我问了问旁边的两个女孩子作何感想,“我也想父母,我以为我快死了那!”她们哭了起来。我之后回到了家,我跟母亲分享了我在外的奇遇,然而我并没有跟母亲说起此事。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是的,没有必要再提起让母亲担心的事情啦!

母亲老了,老的很快。她的身体一直很差,经常嘱托我和父亲从县城买点药带回家以备不时之需。她经常失眠,这是老毛病了,有点什么动静她就会被惊醒,白天她的精气神不是很好,有时候下午在饭店干完活回来,她累了就躺在床上睡一会,但没睡多久她必定会自然醒,因为母亲知道要求干活了,晚上她还要去饭店里帮忙打杂。她晚上常常睡不着,需要喝点养神补脑液她才去睡。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,她竟然晕倒在路上,她昏厥过去了。我是放假回来之后才知道这件事的,她也没有跟我说。是我邻居伯伯发现的,把她送到了镇上的医院,两只手插了四根注射液针头,挂了八瓶吊瓶。“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。”母亲忧郁的说道。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我连忙回应道,“妈,别老是瞎想了。”我知道当时她病的很重,很可能有生命危险,不过回家之后见她还好,多半是因为胆子小又自己吓唬自己。

母亲老了,老的很快,都47了,她的儿子也已经20了。 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看盟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看盟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深度阅读
  • 情感美文
  • 情感日记
  • 情感故事
  • 美文欣赏
  • 爱情文章
  • 亲情文章
  • 友情文章
  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